众说深圳

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

曾几何时,父担国家责;桑梓情藏阑珊处,五洲四海惊涛弛。

曾几何时,母耕适农时;祖叔掌灶堂,兄弟携手上学去。

曾几何时,古宅小兄弟;放下书包,又回故里。

曾几何时,西南狼烟起;国危家安乎?父兄叮嘱记心底。

曾几何时,热血男儿;应征戍边,士身铁流同进取。

曾几何时,青春披战衣;战友横卧血,同袍留残肢。

曾几何时,慈母手中笺;更深夜静把盏寻,“我儿在哪里?”

曾几何时,兄弟归故里;一心图建设,满怀凌云志。

曾几何时,高楼平地起;建设掀高潮,金融遇危机。

曾几何时,青春竞无忌;群策度时艰,直谏合机遇。

曾几何时,歪树邪看直;奈何莫须理,苟且蒜皮抵金币。

抚今忆往昔,但求无悔心;上下苦求索,路漫修远兮。

计数器制作